<bdo id="d8gt6"><dfn id="d8gt6"><dd id="d8gt6"></dd></dfn></bdo>
  • <div id="d8gt6"><delect id="d8gt6"><button id="d8gt6"></button></delect></div>
    1. <track id="d8gt6"><span id="d8gt6"></span></track>

      <menuitem id="d8gt6"></menuitem>
    2. 
      

      <track id="d8gt6"><div id="d8gt6"></div></track>

    3. 恐艾干預中心>> 心理干預>> 心理評論>>艾滋病健康熱線開通一年 絕大部分是恐艾癥患者

      艾滋病健康熱線開通一年 絕大部分是恐艾癥患者

      作者:張曉妹     來源:北京青年報    發布時間:2019年02月13日    點擊數:

      艾滋病健康守護熱線開通一年接聽來電一萬多個,工作人員分析來電特點。幾乎都被艾滋病恐懼癥患者占據,他們對艾滋病知識都很了解,但是他們又很固執。他們中絕大部分都不可能感染艾滋病,他們更多是心理問題,理應選擇具有豐富防艾經驗的專業心理醫生進行干預治療。

      高危行為后“恐艾”咨詢不斷

      在地壇醫院門診大廳的南側,有一個帶有落地窗的小屋,坐在里面可以清楚地看到醫院人來人往。這個小屋對很多艾滋病患者及志愿者們來說非常熟悉和親切,不大的辦公室接待過不少焦慮不安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傾聽過他們的困擾和痛苦。而辦公桌上的一部熱線電話,把這間有限的“紅絲帶之家”延伸到了全國。

      昨天是世界艾滋病日。一年前,北京“紅絲帶之家”開通了一個面向全國的守護健康援助熱線,一年中,15名工作人員先后接聽了一萬多個來電,有詢問艾滋病用藥問題的,有確診后不知所措的,也有恐艾人群一遍又一遍的來電……中午往往是來電的密集期,為此,工作人員們很少吃上一頓完整的午飯,常常一個電話就是20多分鐘。而這些也換來了來電者的信任,不少電話從“我替朋友問一下”開始,以“那個朋友就是我”結束。

      去年世界艾滋病日前夕,北京“紅絲帶之家”開通了守護健康援助熱線 4000681221。現場,北京地壇醫院艾滋病診治專家趙紅心接聽、回答了首個熱線咨詢電話。

      15名“紅絲帶之家”的工作人員承擔起了這條熱線的接聽工作,為艾滋病感染者、醫護人員提供艾滋病危險性行為評估咨詢、職業暴露評估咨詢、心理疏導、就診咨詢等服務,幫助公眾了解艾滋病基本知識、國家“四免一關懷”政策。從一年來的接聽情況看,午餐時分成為來電高峰、高危行為后“恐艾”咨詢不斷、最怕暴露隱私成為熱線的三大特點。

      日均40個來電 中午成為來電高峰

      北京“紅絲帶之家”副會長、辦公室主任王克榮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所有的來電者中,以男性居多,年輕男性更是主要人群,這也與我國目前的艾滋病感染者情況相同。

      “我們不會對電話進行錄音,更不會詢問來電者的個人信息,只對他們的疑問進行解答”,王克榮說,保護隱私對于艾滋病防控工作者來說是一條基本原則。每周日到周五,早上8點到下午4點半,電話一響,“紅絲帶之家”的工作人員就會第一時間接起電話。電話量不固定,但平均下來每天的接聽量在40個左右,最多有一天60多個。

      “午飯時候或者臨近午飯的時候來電比較密集,”北京“紅絲帶之家”的志愿者旭東說,“經常我們這邊剛坐下來準備吃飯,電話就響了。放下筷子接電話,一個接一個,再回去吃飯的時候飯就涼了”。對這樣的情況,常年從事艾滋病志愿者工作的旭東也表示理解,“他們肯定也是選擇比如旁邊沒啥人,方便的時候,上午下午都有工作或者學習安排,中午就成了來電高峰”。

      恐艾者的電話很“專業”

      “我的衣服和家人的衣服一起洗,會傳染給他們嗎?”王克榮曾經接到過一名感染者小心翼翼的詢問,“不會,放心。艾滋病的傳播渠道只有三個,性傳播、血液傳播和母嬰傳播”,王克榮用平靜溫和的語氣回答電話那頭的咨詢者。這樣的疾病咨詢組成了每天來電的主要內容。有的是感染者打來,有時候是感染者的家屬打來。

      除了關于艾滋病相關問題的咨詢,恐艾者的來電也讓工作人員印象深刻。“老師老師,我有個問題咨詢一下,占用你三分鐘時間”,這句話開頭的電話,“紅絲帶之家”的成員幾乎都接到過。對方是一名恐艾者,一次高危性行為后,擔心自己會感染上艾滋病。最初打來電話是詢問如何檢測,多次抗體檢測都是陽性(沒有感染HIV)后,并沒有消除他的擔憂。“會不會過幾年才查出來感染啊?”“上次抽血,沒有看到醫生換針頭,我會不會感染?”

      旭東說,恐艾者對艾滋病知識的了解不比專業人士少,但為了消除內心的疑問和恐懼,會不斷地打來電話。電話接起來就很難放下,常常一打就是二三十分鐘,“他們經常提出一個問題后,自己回答,然后又把自己繞進去,陷入到對艾滋病的恐懼中走不出來”。

      最擔心隱私被暴露

      剛確診的感染者往往比較謹慎,不愿承認“我感染了”。王克榮接聽的電話里,就有過這樣的故事。“您好,我替朋友咨詢一下,感染了艾滋病的話,會有哪些表現呢?去哪里做檢測?”耐心回答完一系列問題后,王克榮提醒他:“您最好讓朋友給我們打一個,具體有什么問題我們可以直接跟他說”。這個時候,對方沉默了幾秒鐘,說“其實那個朋友就是我”。

      王克榮說,“我很理解他們的這種心情,一是怕暴露隱私,第一次打來的時候,往往比較謹慎。另外就是,病恥感讓他們很難承認‘我是一名感染者’或者‘我可能感染了HIV’”。

      日前,工作人員旭東接到一個電話,聽聲音是個年輕的小伙子:“我剛被確診感染了,可以到你們醫院治療嗎?”旭東問他是否拿到了確診報告,小伙子說:“疾控中心給我打電話了,但我不敢去取。去了會不會就被別人知道了?”

      這是很多剛被確診的感染者的共同顧慮。旭東告訴他:“不用擔心,疾控中心有非常嚴格的工作規范,不會暴露你的個人信息,這么多感染者都在治療,沒有出現泄露個人隱私的。確診報告一定要保存好,這是以后治療的重要憑證……”掛電話前,小伙子說:“你什么時候在醫院?到時候我去找你,你帶我過去拿藥可以嗎?”文/本報記者 張小妹

      對話

      希望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能“正大光明”地看病拿藥

      對話人:北京“紅絲帶之家”副會長王克榮

      北青報:您覺得這些年來“艾滋病”在國內有哪些變化?

      王克榮:400熱線來電中多數人都知道艾滋病的三個傳播渠道等基礎知識,這個小細節也折射出全社會對于艾滋病的認識水平在提高。變化還體現在抗病毒治療水平提高、國家對于艾滋病防控的投入加大、社會對于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歧視減輕等等。

      北青報:志愿服務還有哪些難點呢?

      王克榮:比如艾滋病患者住院難、手術難的問題。在北京地壇醫院、佑安醫院艾滋病患者的治療效果都很好,但他們往往還是有病恥感,到其他醫院就診的時候會遇到一些困難。

      北青報:志愿服務未來是否有一些新的舉措?

      王克榮:400熱線開通后,接到了很多偏遠地區的電話,這些地區在艾滋病知識普及、母嬰阻斷的推廣仍然欠缺。也是基于這樣的情況,今年“紅絲帶之家”開始到涼山等地區,培養當地的志愿者隊伍,讓基層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享受到更好的醫療服務。此外,年輕的來電者也比較多,還是要繼續加大對青年、大學生群體的防艾宣傳。

      北青報:明年是“紅絲帶之家”成立20周年,未來有什么愿景呢?

      王克榮:希望艾滋病患者和其他病人一樣,走到醫院看病的時候,可以“正大光明”、“大大方方”地說:“我是HIV感染者”,而不必擔心有異樣的眼光


      福彩分分彩开奖直播
      <bdo id="d8gt6"><dfn id="d8gt6"><dd id="d8gt6"></dd></dfn></bdo>
    4. <div id="d8gt6"><delect id="d8gt6"><button id="d8gt6"></button></delect></div>
      1. <track id="d8gt6"><span id="d8gt6"></span></track>

        <menuitem id="d8gt6"></menuitem>
      2. 
        

        <track id="d8gt6"><div id="d8gt6"></div></track>

      3. <bdo id="d8gt6"><dfn id="d8gt6"><dd id="d8gt6"></dd></dfn></bdo>
      4. <div id="d8gt6"><delect id="d8gt6"><button id="d8gt6"></button></delect></div>
        1. <track id="d8gt6"><span id="d8gt6"></span></track>

          <menuitem id="d8gt6"></menuitem>
        2. 
          

          <track id="d8gt6"><div id="d8gt6"></div></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