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d8gt6"><dfn id="d8gt6"><dd id="d8gt6"></dd></dfn></bdo>
  • <div id="d8gt6"><delect id="d8gt6"><button id="d8gt6"></button></delect></div>
    1. <track id="d8gt6"><span id="d8gt6"></span></track>

      <menuitem id="d8gt6"></menuitem>
    2. 
      

      <track id="d8gt6"><div id="d8gt6"></div></track>

    3. 恐艾干預中心>> 恐艾干預>> 干預筆記>>解讀2019年衛生診斷標準中最新的艾滋病窗口期定義

      解讀2019年衛生診斷標準中最新的艾滋病窗口期定義

      作者:張老師     來源:成都市恐艾干預中心    發布時間:2019年01月23日    點擊數:

      ? ?? ? ??一月初,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衛生行業標準》,其中編號為WS293-2019的《艾滋病及艾滋病毒感染診斷》將直接代替原有2008年發布的WS293-2008中的原有標準。該標準將從2019年的7月1日起正式執行,正式文件的出爐,特別是對艾滋病窗口期有了最新的官方主流說法,這無疑對于很多初級艾滋病恐懼癥患者以及新恐艾的恐友是一個非常大的福音。

      ? ? ? 然而對于將艾滋病窗口期的檢驗標準提前,其實在醫療隊伍中,特別是做艾滋病一線臨床工作和檢驗工作的專家眼里并沒有什么波瀾不驚,因為專家們都知道在什么時間艾滋病攜帶者或者帶有艾滋病毒的血液基本上都能夠被檢測出來。畢竟咱們國家是一個非常缺乏血液資源的國家,血液的需求量非常大,為了挽救生命,大量的新鮮血液將盡可能在最短的時間里被使用,而且前提是盡可能在最安全的可能性下得到使用。不可能說一個血液非得等上幾個月后檢測才能被進行使用。

      ? ? ? 艾滋病窗口期到底是多長,國內的專家和權威機構說法不一,這個也造成了很多艾滋病恐懼癥患者產生了恐慌和痛苦的原因,并且進一步激化了人的強迫癥意識形態。如果一個人將自身的強迫傾向和艾滋病恐懼一旦集合在一起,那么將會較為大的干擾和影響自身的生活。張老師在去年8月份曾經寫過一篇文章《高危多久能檢測艾滋病 原來我們一直誤解了艾滋病窗口期》,里面關于對艾滋病窗口期為什么專家的說法不一進行了解釋,建議如果確實想深入了解醫學環境的朋友們可以看看這篇文章,應該對脫恐很有幫助。其實就算是目前艾滋病新診斷標準出來,大家去各大醫院或者疾控中心,大家還是可能會面對到的是不同專家有不同的說法。當然這時候恐友們勢必會非常憤怒,因為在艾滋病恐懼癥患者看來,艾滋病窗口期是多久那就是多久,白紙黑字寫得非常明確。然而對于一個專業醫生,他首先是人,有自己的知識儲備以及判斷,有自己對科學的嚴謹態度,那么對于艾滋病窗口期有他自己的一些認識和看法。因為醫生和求問的恐友在輸送知識和接受知識種的不對稱性,以及交流過程中可能因為所站角度有所不同,那么就形成了一種交流障礙。實際上這不是什么醫學難點,醫生不負責,而是表達理解的問題所形成的社會心理學原因罷了。

      ? ? ? 那么這樣的問題出在哪兒呢,核心其實就是這段話。包括在艾滋病新診斷標準里面也說得很清楚。在艾滋病窗口期的解釋備注里面明確說明,現有診斷試劑檢測,對應的艾滋病抗體,抗原以及核酸檢測,分別在三周左右,兩周左右,一周左右。的確這個已經非常的明確的說出了分別使用艾滋病四代抗原抗體檢測,三代抗體檢測以及高倍核酸檢測能夠檢測出艾滋病毒的時間,然而很多艾滋病恐懼癥又開始犯嘀咕了,怎么還有左右兩個字啊,這可恨的左右兩個字該怎么解釋啊,為什么不直接寫三周兩周一周百分百絕對排除,非要加上左右兩個字了。其實這就是一種醫學的嚴謹性了,醫生所認為的這個左右和患者所認為的這個左右可不是同一回事,醫生會加入自己研究領域上的一些設想包括自己對醫學嚴謹和對病人負責的態度。反之恐友也有自己的打算,就像恐艾癥患者大致分為兩撥人,一類是喜歡簡單粗暴,直接告訴我絕對百分百,我就能快速脫恐,無視這個左右,這個左右他必須為0,這才能抑制住自己痛苦的想法。而另一個方向的恐友呢,就總認為這個左右會不會是一個非常大的左右呢,比如說這個右是不是可以延長到幾周,甚至幾年以后呢。正是因為這樣過分的去追究極致的萬一,又把自己帶入誤區。其實作為醫生,我們非常害怕恐友要么去非常激進絕對,要么就非常保守,兩種尖銳的思想都不屬于最利于脫恐的方式。也許老師的說法并不被大部分恐艾癥患者理解,但是事實我們成都市恐艾干預中心從真正徹底脫恐的恐友身上得到數據反饋,沒有人再是激進狀態的,也沒有人再像過去那樣強迫假設自己就是那個特立獨行和萬中挑一的“萬一”。

      ? ? ? 恐艾癥患者之所以會矛盾,是因為對這個“左右”是多少的疑問去分析和窮究,就像一個數學狂熱分子將自己專研進了一大堆數學公式中反復去研究。所以一旦遇上強迫焦慮等心理障礙因子存在,總想探究的明明白白,四腳朝天,那么又開始反復琢磨和對抗了,這是恐艾癥的源動力。所以我們認為真正需要脫恐,艾滋病窗口期是相對應的參考,然而最主要的還要解決內心極不穩定的心態。

      ? ? ? 那我們還是在這里給大家解釋一下這個“左右”在大多數醫生心中的定義,為此就這個問題我們和很多權威的專家交流過,當然醫生們還是因為研究領域以及學術背景的不同,各有自己的看法和傾向,只是我們中和了大多數專家的定義給出了自己的一些看法,就是兩周艾滋病的抗原抗體檢測及三周抗體檢測,絕大多數(即大于95%的疑似感染案例能夠被檢測出來),這個時間段檢測結果可以作為是否排除的重點參考。考慮到個體之間的差異化,可以在1-2周后進行一次復檢(如抗原四代檢測在三周的檢出率是高于99%的,而三代試劑在四周的檢出率也是高于99%的),且不超過雙倍周期(檢出率是高于99.99%的)即可排除。也就是說依據目前最新針對于艾滋病窗口期的定義,我們認為對于四代抗原檢測四周的復查和三代抗體檢測六周復查已經可以作為極度敏感恐友的最遲檢測周期的判斷了,剛看了李輝老師關于對最新標準的艾滋病窗口期左右的解釋也是基本一樣,看來這真是行業內主流判斷的共鳴啊,追求兩周的絕對化不可取,然而至于還要繼續去檢測八周,十周甚至是三個月的話也十分不可取,我們認為如果還這么熱衷于檢測的話,那么這個理應屬于認知障礙或者行為障礙上的問題,更應該去選擇恐艾干預的心理方向醫生進行認知重塑和行為矯正的方法。當然如果恐友們所擔心的根本就不是高危行為,特別是日常行為,那么兩周的艾滋病窗口期檢測也就足夠了,畢竟日常行為,又有什么不可抗拒的感染風險呢,沒有!那么艾滋病窗口期對于這類恐友根本就沒有意義了。

      ? ? ? ?為什么國家這次會直接定艾滋病窗口期是兩周和三周這個標準呢,這個恰好是符合世界衛生組織14-21天窗口期的標準,而世界衛生組織早在很多很多年以前就一直這么定義了,14天不正是兩周,21天不對應三周么,這個依據主要是根據抗原抗體在人體產生濃度的一個時間曲線得知,這個是有相當的科學數據的。比如說,大多數的P24在4周就能達到峰值,而抗體在五六周就能達到峰值,因為目前試劑的精度提高,檢測下限也不斷被刷新,所以艾滋病窗口期提前表示絕大多數人就能在最短的時間里被檢測出來,這個是非常正常的了,也許在不久后的將來,或許在一周甚至是更早就有可能是絕大多數人就能被檢測出來,這樣也能消除艾滋病恐懼癥患者在等待窗口期檢測過程中所受到的大量網絡刺激。

      ? ? ? 最后再說一句話,也許艾滋病恐懼癥患者并不是很愛聽,但是老師還是覺得有必要說給大家聽,就是大家都很喜歡聽一些絕對的話語,我們對恐友想快速脫恐表示認可和理解。作為艾滋病恐懼癥患者都喜歡聽安慰式的話語,然而矛盾的是,恐艾癥患者卻在與此同時大腦里卻想著最可怕的假設,自己個體的特殊性和萬一,與自己不斷對抗。單純靠安慰緩解焦慮,卻沒有促使內心認知和態度改變的話,脫恐相對有點難。這是成都市恐艾干預中心在進行艾滋病恐懼癥臨床治療過程中常遇到的問題,因為能夠來到我們機構,大部分恐友都是已經咨詢過很多權威艾滋病專家,也大都是通過各種方式嘗試去脫恐,最終沒有徹底脫恐成功,很多去過各大醫院咨詢名醫,很多也在各地做過不同的檢測,無一例外的是對艾滋病知識都有很深程度的理解,但就是內心依舊痛苦難受和對未來茫然。所以解決艾滋病恐懼癥的最終方式不是說單純告訴您一個結論,說完全絕對的話語。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告訴您一個結果不如真正教會您們怎么在將來的生活中如何去面對可能遇到的相關刺激,選擇更從容的防御模式。一個保證也許可能讓您們高興開心不少,當然我們也是十分期待我們每一位恐艾癥患者都能徹底擺脫心魔,但是我們希望這一份高興開心是能夠盡可能持續更久更長的時間,最好是一輩子都不再因為一些生活或者偶然性刺激再度復恐。那這些需要什么呢,都需要恐友們在焦慮痛苦的過程中逐步依照自己的心理特點去建立一套自己對于刺激的應對方式。至少在以后的生活里,不會因為一點點的刺激或者是感覺涉及艾滋病的詞語又開始緊張和擔心了,而這些都是需要靠我們恐友改變自己對艾滋病的認識態度,優化自己的三觀,拔高自己的高度,更加去理解自己到底是一個怎么樣的人來逐步完善和達到的。

      ? ? ?也許恐艾癥的朋友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認識,也許也有恐友說張老師拿著雞毛當令箭,但是恐友們自己過得真正的好與不好,自己心里最明白。就像我們的統計一樣,大部分真正脫恐的恐友都早已經離開了恐艾圈,那么留下來的恐友總是在潛意識中還在尋求一些東西,一分安全或者說是一份期待。這份潛意識也許會變化變形成某一種動力動機,或者一些行為,但是都還是和艾滋病相關的東西結合在一起。也許越是因為深層次的恐懼,我選擇一種維系才能維持我的安全感,這個和艾滋病恐懼癥本身無關,而只是表達了我們內心中的述求。我們希望每一位恐友都能真真切切徹徹底底踏踏實實的脫恐成功,亦如這么多年中心的醫生和老師們每周一二三六在恐艾干預群里為大家在線答疑服務和指導的初衷。

      ?

      ?


      福彩分分彩开奖直播
      <bdo id="d8gt6"><dfn id="d8gt6"><dd id="d8gt6"></dd></dfn></bdo>
    4. <div id="d8gt6"><delect id="d8gt6"><button id="d8gt6"></button></delect></div>
      1. <track id="d8gt6"><span id="d8gt6"></span></track>

        <menuitem id="d8gt6"></menuitem>
      2. 
        

        <track id="d8gt6"><div id="d8gt6"></div></track>

      3. <bdo id="d8gt6"><dfn id="d8gt6"><dd id="d8gt6"></dd></dfn></bdo>
      4. <div id="d8gt6"><delect id="d8gt6"><button id="d8gt6"></button></delect></div>
        1. <track id="d8gt6"><span id="d8gt6"></span></track>

          <menuitem id="d8gt6"></menuitem>
        2. 
          

          <track id="d8gt6"><div id="d8gt6"></div></track>